lingeriesoffice

2.0

主演:谭旭 董漫庭 詹牧 戴耀明 王岗 名将 刘南希 刘艾妮 

导演:何佳男 

lingeriesoffice高速云m3u8

lingeriesoffice高速云

lingeriesoffice剧情介绍

“宗主,找到了,就在下面,有几处山洞,不过都有着红楼的特殊标记。”lingeriesoffice心之域!lingeriesoffice“红楼?”林新冷笑一下。“走,一起下去!”顿时,那可怕至极的威压被详情

《明朝刺客》这部网络大电影好看在哪里?

现 在 还 能 打  开  的看磺铯   F F  7  K  F   ,, ,C  O m 选择路径中的钢笔工具,将小叮当的衣服用钢笔工具圈起来,这里不需要很精确,圈好后,按Ctrl+Enter键,将路径转化为选区。如果你的照片颜色更杂,可以选择放大工具,现将图片放大,然后在 一边放大一边圈。



朱穆英简介

沐英(1345—1392),安徽凤阳人,汉族,明初重要将领。沐英幼年时,父亲早死,随母避兵乱,母又死,八岁时被朱元璋收为义子,从朱姓,在朱元璋夫妇身边生活。当时朱元璋已投郭子兴部下为兵,沐英小时是在战乱、兵营、征途中度过的。至正十六年(1356),朱元璋攻下集庆(今南京),改为应天府,派徐达攻占镇江,取得战略性的胜利。沐英“数从上征伐,入侍帷幄,昼夜勤励”,十八岁被授帐前都尉,参与守镇江,开始担当军事要任。洪武三年(1370),沐英被授镇国将军,任大都督府事;次年升大都督府同知。大都督府是明初军事中枢,掌天下兵马,当时府中机务繁积。沐英在府中七年,处事果断,剖决无滞,深得朱元璋器重。洪武十四年(1381)九月,朱元璋以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将军,率三十万军征讨云南。沐英率所部于洪武十五年进入昆明后,派东川侯曹震、宣德侯金朝兴分道进取临安路。通海是明军进取临安必经之路,明洪武十五年(1382),明军进入通海。 当时,明军已按驻军编制总额的一定比例装备火铳,火铳是一种金属管状火器,类似于后来的青铜火炮。据《明会典》卷 192 记载,明廷于洪武二十六年( 1393 )规定,在每个百户所中,火铳手 10 名、刀牌手 20 名、弓箭手 30 名、枪手 40 名,其中火铳手占十分一。军队装备这样多的火铳,在当时的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通海县令张恩铭识时务,率士民出迎明军,使通海人民免除了一场炮火之灾。明军进入通海后在通海设御屯田,隶属临安卫。其屯田范围:西逾河西,东抵宁州(今华宁),南连建水。屯驻军2228名(其中马步旗军387名,七分屯军1841名,舍丁(眷属)1325名,军役(预备役)1500名,合计5053名,按明制规定:驻军“军户”是“永充”的,并强制士卒随带家属,共同屯垦,不得改变,不得返回,不得与当地民户混居。实行七分屯垦,三分戍守操练,即七人所种之粮除自己食用外还需供养三人之口粮。传说,沐英在通海期间,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他差点被元朝的残余分子所杀。那一天,一个刺客偷偷蹿进沐英的寝房,抡起钢刀,就要行凶。可巧,被沐英发觉了。那天晚上,沐英心情高兴,吃多了,肚子里不舒服。他想去出恭,又懒得起床;不去吧,又憋得难受。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被窝里忍着,一会儿睡,一会儿醒。那个刺客一进屋,他就知道了。并且,眯缝着猴眼,偷偷地看着。当刺客的刀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沐英忽然使了个鸳鸯腿,一脚正踢到他的小肚子上。那刺客“ 哎哟”一声暴叫,跌坐在地。沐英翻身下床,奔他扑来。那刺客忍着疼痛,一个鱼跃跳到门外。紧接着,沐英也跟了出来。那刺客恼羞成怒,又欺沐英没有兵刃,便急转身形,抡刀砍来。沐英一看,急忙闪在一旁。刺客抽刀转身,使了个小鬼推磨,向沐英腰部砍来。沐英往下一哈腰,刀从后背擦过。刺客一翻手,刀奔沐英的双腿。沐英来了个旱地拔葱,刀从脚下扫过。沐英可有点儿被动,一是他赤手空拳,没有家什;二是他没穿衣服,而且还光着双脚。再加上这个刺客非常厉害。一刀比一刀下得更快,一招快比一招出得更急,把沐英逼得光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那时,沐英心里说:坏了,这回再先进的火铳也使不上了,由于自己手中没有刀剑,今晚非吃亏不可。他一边打着,一边四外踅摸。忽然,看见房檐下有只养鱼缸,高有三尺,粗有五尺。心里说,嗯,这个武器可不错。他打好主意,一个箭步跳到鱼缸前面,伸手就把它抱了起来。那鱼缸里有多半缸水,还养着不少大金鱼。连缸带水,足有四五百斤。要换个别人,还真搬不动。沐英也急了,搬起鱼缸,对准刺客,“嗖”!扔了出去。这时,刺客的刀刚落下来,正砍到鱼缸上,只听“当啷”一声,把他的刀就给磕开了。刺客没顾捡刀,先急忙闪身,把鱼缸躲开。躲是躲开了,不过弄得他满身都是水。鱼缸一落地,摔了个粉粉碎。这一摔不要紧,发出了挺大的响声,把前后院的人都给惊醒了。门房的老家人往外探头一看,吓得“妈呀”一声大叫,就叫唤开了:有刺客!不好了,有刺客……。打更的也看见了,又敲锣,又击梆子:“快抓刺客呀!来人哪——”那个刺客一看不好,飞身上墙,一溜烟似地就跑去了。 沐英回到屋里,穿上衣服,把灯点着。这时,侍卫们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一个侍卫拿着口钢刀,说道:“殿下,这儿有一口钢刀!”沐英接过一看,是一把五金铸造的鬼头大刀,分量很重。再往刀把上一瞅,上面镌着“大拉刀”三个小字。侍卫把脚一跺,明白了。他对沐英说:“殿下放心,刺客找到了。他跑不了拉!”沐英一听,莫名其妙。侍卫长叹一声,说道:“离此处二十里,有一个村,里面全是做刀剑的人,厉害得很,当初元兵想管又管不了。这口刀就是那个村的工匠做的,估计刺客也是他们派来的。” 沐英道:“有窝就……就好办。现在我就去找……找他们算……算账!”侍卫说:“殿下不必着急,此事都包在我的身上。待我去那里一趟,与他们讲清道理,把刺客抓回来也就是了,千万不要伤了和气。依目前而论,得罪了他们也没有好处。”沐英冷笑道:“那种人,野蛮成……成性,恐怕是不……不通道理的。依……依我看,要去咱们一起去,以防万……万一。”侍卫听着有理,点头应允。 第二天,天光大亮。侍卫和沐英梳洗已毕,用过早饭,备下两匹战马,带着四个精明强悍的士兵以及应手的工具,还有刺客的那把钢刀,起身直奔刺客所在的村庄。沐英骑着普通的马匹,拎着一条铁棍,边走边想,他想到自己宝马和宝锤,那两样东西,哪一样也离不开呀!真要丢了,怎么上阵拼杀?究竟能不能讨回,他心里也没底儿。因此,心中烦躁不安。侍卫的心里比沐英还烦躁。为什么?事情出在自己家里,一来脸面上不好看,二来,难免引起沐英的怀疑。此番去,能不能称心如愿?若弄不好,还得动武啊!再看身边,总共才有六个人,没一点儿取胜的把握。倘若出了意外,怎能对得起朱元璋?侍卫边走边想,心乱如麻。他们到了杞麓湖畔,只见一个古堡雄居在那里。 沐英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村吗?” “对,已经到了。”说着,侍卫把黄骠马一提,在前边引路。他们隐隐约约看见山腰上有一道寨墙,蜿蜒起伏,伸展到密林之中。山头上飘着号旗,两根飘带不住地飞舞。他们又往前走了一程,一切都看清楚了:只见有一条山路,直通山内,山口以外,高坡上有几座石头堡垒,密设箭孔,上边有防守的士兵;有几道鹿角刺网,把山路封严。再往上看,是坚固的寨门。但见,寨门紧闭,墙里墙外都有人把守。沐英看罢,暗自吃惊,没想到这个村还有这么大的气派!难怪元兵和不能奈何于它!看来,今天抓刺客的事儿,不太容易呀! 正在这时,忽听“当当当”串锣紧响,震人肺腑。接着,从左右的堡垒之中,冲出四五十人,各摆兵刃,把他们的去路拦住。同时,堡垒上的喽兵张弓搭箭,端弩瞄准要射来人。一个为首的头目,站在人群面前,提着一条花枪,高声喝喊道:“站住!再走一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侍卫一听,赶紧勒住坐骑,沐英与那四个兵丁,也带住了马匹。侍卫在马上抱拳道:“弟兄们辛苦了!请不要误会,我们是来求见寨主的,烦劳诸位给通禀一声。” 那个头目翻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明军。”那个头目听罢,一缩脖子,心里说,原来是赫赫有名的沐英的部队呀!他立时换副笑脸,说道:“请略候片刻,容我们禀报。”侍卫道:“借重,借重。” 这可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啊!俗话说:“钱压奴卑,艺压当行。”在这一带,有几个不知道沐英的!再说沐英。他耐着性子在这儿等着,等啊,等啊,眼看中午了,还不见有人出来。他实在有点儿不耐烦了,便对侍卫说:“这帮家伙们的臭架子还……还真不小,干脆,打……打了吧!”侍卫劝解道:“不可。咱们应先礼后兵,不能让人家抓住把柄。” 沐英心里不服,一个劲儿地扑棱脑袋。 到了正晌午时,“锵啷啷”串锣紧响,“吱呀呀”寨门大开。紧接着,从山上走出一伙人来。沐英翻着猴眼,仔细观看,只见卫兵闪在左右,中间走出三位寨主。中间那人:身材高大,细腰今背,阔胸宽肩,上头戴红缎子软包巾,鬓插英雄胆,身穿绛紫色箭袖袍,腰系板带,挎着一口宝剑,看年纪有三十上下;上首那个:身材也在九尺开外,猿臂蜂腰,肩宽背厚,头上、脚下一身白,腰挎一口弯刀;下首是个黑大个儿,周身上下一色黑,腰系板带,背插单刀。沐英偷眼观看:但见寨门高有两丈,一色用圆木合成;寨墙上搭着跳板,可容双人同行;墙上密摆强弓、硬弩,火枪、镭石;眼前是一条青石铺成的大道,平坦光滑,一直通到半山腰上;数百名彪形大汉分列两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每个人都抱着斩马刀、双手带,青癯癯的刀刃,闪着寒光。片刻之后,沐英他们被请进了村。大寨主说道:“请老英雄上坐。” 沐英一言不发,瞪着猴眼往四外看着,心头一个劲儿地运气。 茶罢搁盏,大寨主开口说道:“敢问老英雄,今天怎样得暇来到敝村?”沐英一听,气儿就上来了。心里说,派刺客杀我,还瞪着眼睛装糊涂,真是混帐透顶。他刚想说话,就见侍卫接茬儿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有一事不明,特来领教。”侍卫把刺客的那把钢刀取出,说道:“昨夜,我们拾到钢刀一把,敢问可是贵寨主的吗?”大寨主将刀接过,看了两眼,说道:“这把刀正是我的。但不知因何落到你们手里?”侍卫一笑,把昨晚的经过讲了一遍。 大寨主听罢,一皱眉头,回头看了看身边的二寨主和三寨主。 略停片刻,大寨主说:只要有我们存在,就要杀死沐英。”沐英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又听大寨主这么一说,更忍受不住了。他浑身战栗,“啪”!把手中的茶碗摔在地上,指着大寨主的鼻子,说道:“好今天我非要你的狗命不……不可!”说着,一回手,把椅子操起来,向大寨主砸去。大寨主不敢怠慢,急忙闪到一旁。 大寨主把脸往下一沉,二目露出逼人的凶光,问道:“你们这是何意,你们要比武吗?”侍卫暗自着急,埋怨沐英沉不住气。可是,既然事已闹翻,也只好破釜沉舟了。他听大寨主言语刺耳,便冷笑道:“是!” 侍卫久经大敌,浑身是胆。别看这么紧张的场面,可他一不慌,二不忙,从容镇定,稳如泰山。他笑呵呵地向三个寨主一抱拳,说道:“列位,依我看,还是不伤和气为好。别忘了,打仗没好手,骂人没好口。真要动起手来,那就不好收场了!” 大寨主手握大刀来,逼近侍卫。 侍卫一看,从二寨主腰中夺过宝剑,把空剑鞘交还人家,单手提剑,向大寨主说道:“请!”大寨主亮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劈头盖脑就是一刀。侍卫心平气和,见刀奔顶门砍来,忙往旁边一闪,将刀躲过。接着,右手一翻腕子,用剑把他的刀压住,“锵啷”一声,刀、剑搅在一起。大寨主急忙往回抽刀,打算变换招数。哪知,侍卫的宝剑“刷”地使了个仙人指路,奔大寨主面门点来。这一剑,快如疾风闪电,把大寨主吓得忙一哈腰,剑从头顶走过。侍卫双手握剑,又往下劈。这一招来得好厉害呀,大寨主想躲也来不及了,吓得他把眼一闭,等着受死。侍卫的剑并没有往下落,他把腕子一摆,只把大寨主的帽子削掉。然后,撤步抽身,跳出圈外,单手托剑,说道:“得罪了!”大寨主一摸头顶,帽子没了。这小子脸一红,由羞变怒,二次抢刀,又奔侍卫扑来。 侍卫大怒,心里说,这个家伙真不知好歹。看来,不给他点儿厉害是不行了。侍卫使了个海底捞月,把他的刀拨了出去,瞪着眼睛给大寨主相面。大寨主吓坏了,忙问:“你看什么?” 侍卫笑着说;“我看你的耳朵有点儿毛病,想给你削掉一个。你说行不?”大寨主听罢,气得够呛。心里说,侍卫,你说话也太损了!这样的事儿,还有商量的吗?他大吼一声,三次摆刀砍来。侍卫接架相还,又与他战在一起。 沐英在一旁看得清楚:大寨主的武艺比侍卫差多了,连个打下手的资格也不够。侍卫跟他动手,真好像成人嬉耍顽童一般。几个回合过后,侍卫喊道:“注意,我可要摘耳朵了。摘左边的那个,右边的没事儿!”说着,剑招加紧,剑锋围着大寨主的脑袋直转。侍卫使了个拨草寻蛇的招数,剑奔大寨主咽喉刺来。大寨主往右边一甩脑袋,正好把左耳朵亮了出来。侍卫把剑刃立起来,往上一挑,只听“哧”地一声,当真把他的左耳朵割掉了。大寨主疼得“哎哟”直叫,抱着脑袋,回头就跑。“冲啊——”众兵一声呐喊,各摆刀枪,冲杀上来。俗话说:“强狼难敌众犬,好汉架不住人多。” 沐英他们一无盔甲,二无战马,三无应手的兵刃,他们有能耐也不得施展呀!打着打着,可就有点儿招架不住了,他们转身就跑。在这一事件中,沐英看到了刀剑的作用。之后,他与当地流传的各式各项的刀有了特殊的缘分。他的床前挂满了许多民族兵器:傣族刀,这种刀极为锋利,既是沐英的劳动工具,也是沐英练功和自卫的武器;还有景颇尖刀,有几个品种,长短不一,刀形有直、有曲,均有血槽。刃尖呈斜形,斜度各异。柄有木制、骨制、角制几种。刀鞘为木质,工艺精美,有龙及其他花纹凹雕,鞘上系有三道铜或银箍。第三种是僳僳族弯尖刀,这种刀不大,刃近似直形,刃尖向背曲凹,刀锋锐利。刀柄稍向背曲凸,以木制或角制而成。黎刀,刀长不过一二尺,靶长乃三四寸。织细藤缠束之。靶端插白角片一尺多,如鸱鹗尾。藏刀,又称“西番刀”。刀身短,刀尖锐利。刀鞘及刀把上多装饰精美。用于突击闯刺,转腕变锋,或逼身擒举,使人防不胜防。常用招式有“牦牛闯阵”“雄鹰啄蹄”“骗马盖顶”“喇嘛祭刀”“举羊势”等,演练时,刀风嗖嗖,喊嚎吓人。第五种是彝族短体插刀,刀为曲刃短刀,有刀柄及铅花银制刀鞘。刃背向外曲凸,刃锋居于内面,而刃尖稍向外再度曲凸,柄与刃均同一曲度。刀形精美优质,极为犀利尖锐。沐英经常研究这些民族兵器,他决心吸取这些民族兵器的长处,打造出新的兵器。他在带队伍人进入通海的同时,设置庄头,修筑城池,铁木工匠随之到达。这些刀匠艺人及其先进的手工业生产技术把回族、蒙古族、彝族相结合,因此历史上驻通海的元朝和明朝军队中,有兵器制造和修理工匠落籍于此,年深日久,通海的制刀业在两个朝代得到了发展和提升,所以流下了许多精品刀剑。平定云南和治理云南,是沐英一生的最大功绩。在沐英统治时期,云南相当安定。黔国公世系表(1381-1661)黔宁王(沐英) (11) 辛酉 1381沐春 (6) 壬戌 1392黔国公(~晟) (41) 戊寅 1398定边伯(~昂) (6) 己未 1439沐斌 (3) 乙丑 1445沐琮 (50) 戊辰 1448沐昆 (4) 戊午(十) 1498沐绍勋 (15) 壬午(二) 1522沐朝辅 (11) 丁酉(十二) 1537沐融 (2) 戊申(闰九) 1548沐巩 (4) 庚戌(十) 1550沐朝弼 (40) 甲寅(三) 1554沐昌祚 (24) 壬申(二) 1572沐睿 (30) 丙申(八) 1596沐启元 (3) 丙寅(三) 1626沐天波 (33) 戊辰 1628

lingeriesoffice猜你喜欢